但书,狂奔的死者

狂奔的死者慢半拍

感谢投喂🙏是救命的食物,小伙伴忘记了是哪一位的,心意我收到了

从早晨到现在只吃了一颗糖23333333

谢谢大家🙏本子剩得比我预料中少。这么任性的东西也慢慢交出去了,有种不真实的感觉23333

再次谢谢大家喜欢他们。

我免费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I’m FREEEEEEEE


之前说的贝崔本,我终于脱稿了!




应该去cp23现场,通贩最近压力太大了就算了2333

是清水本


其实主要还是把之的段子整理,修改。整合了


Almost love 

黑帆

心理医生卢修斯

cyborg love,更名为cyborg bless

蔷薇铠 

牡蛎十诫

卡美洛成为AI,更名为老崔看牙


新的文有两篇,房东纪事,这次是跟你一同走的旅行


然后是Alex写给我的guest文


封面是辣椒桑


还做了贝蒂跟崔的钥匙扣一起,是Ore画的


贝崔圈太冷,希望靠钥匙扣能回够血吧……


哎总之是作为自己进坑的一个纪念,顺便安利


希望更多的人喜欢贝崔。如果有人能来cp23,请来找我玩耍。





天地初飘雪

请来祝福我,请来拥抱我,请用鲜花洒满我今天走过的路。

请来送别我,请来激励我,请在我们曾一同玩耍的山谷中留下我的位子。

请来指引我,请来迎接我,请对我讲述我将行的道旁,荆棘跟玫瑰各自盛开的颜色。

请在晨曦和暮色中继续与我相逢,休要因我今日的背影撤去我在你们座中的银杯。因我如今乃披坚执锐、头戴花环的春之女,用我的枪破开大地的胸膛、踏进冥土时,沿路的石壁也要破天荒的开满繁花!

小学英语作文

我的名字叫Wendy,这位是我的双胞胎姐姐,Abigail。区别我们的方法是头上的花花,红色的是Abi,白色的是我。我们经常在一起玩耍。任何时候,只要我们在一起,就会很愉快。


Abi是个很厉害的战士,从不畏惧任何猛兽。不过,我们两个当中说的算的却是我,因为Abi性格非常温柔,她总是跟着我的脚步走。


这是我的朋友们,Wilson和Willow。我和Abi要时常小心,不能靠他们太近了,以防惊吓到他们,但是跟他们一起冒险的经历很愉快。


一切生命终究消逝,即便是常青树也有枯萎的时候。但是有了Abi,我每一天都很开心!


想不到我自己爱上这么天真的人。想不到我又与这么浪漫的人在一起。很多年前我刚刚读到圆桌的故事,我最愤恨的一位圆桌就是兰斯洛特,大概小朋友道德观往往比较僵硬。但是,怎么想呢,从没想到最终我选了这样的路线啊。

【贝崔】闲坐说圆桌



相声流段子23333333请多见谅,根据我迦真实惨案改编







曾经有一次在闲聊的时候,贝迪威尔这样对御主讲起圆桌众。时光是下午四点半,太阳被皑皑白雪反射,坦荡地耀人眼目,又暖融融地洒进窗户、照亮小茶桌上眩目的银器和复杂精妙的点心。御主给她忠诚的骑士讲历史尘埃中的逸闻:一个茶盘中的日不落帝国。恢弘的伟业一会儿就讲完了,可盘子里尚有可爱的手指饼没有吃完。对我说说你的朋友,贝迪威尔。御主捡了一个手指饼蘸蘸红茶,对我说说你的同袍。



因为这个迦没有其他的圆桌骑士(玛修不算),也没有梅林——王倒是有几款,但缺德如御主也不愿向女仆或者幼女打探一桌子男人的八卦——想当年挥石如土,不免寥落如斯,思及此处,这顿茶喝出了几分宫花寂寞红的微妙,令藤丸噎住。贝迪威尔见状,赶紧思考起来:该说谁,说哪一段呢?



贝迪威尔此人素无急智——他的特性是稳,慢,坚忍不拔,单纯柔韧。他被问住啦,口不择言起来:



……在圆桌上,若有一位骑士善于讲一个故事,叫心绪沉重的人暂舒眉头,唱一段歌,叫愚鲁莽撞的人潸然泪下,那他是崔斯坦。



在圆桌上,若有一位骑士从未相信过安宁快乐本身,那么此人也是崔斯坦。




喔喔。御主若有所思。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自己是神对神特攻,自己是龙对龙特攻。


贝迪威尔这么解析,他干过侍从官,来了迦继续搞行政岗(反正阿格规文还没落地,落地了我也抽不到。御主如是说),管对阵排期,对从者属性研究的很透。




自己悲愁对悲愁特攻吗?藤丸笑起来。




大概是吧。我缺乏他那样的细腻,但是我有时觉得,他从未相信自己能获得幸福,但是也从未因此放弃追逐幸福。银发的青年人看着自己的茶杯微笑。因此,当我感到幸福的时候,总会不自觉的想要拿给他看。大概就是这样,不小心变成了朋友吧!总之,虽然是我的搭档,但我并未有所偏袒:崔斯坦卿是位配得上您的骑士,我衷心希望他早日来跟我们一同战斗。




这宛然告白的友达之辞温柔得过于教科书,使藤丸忽然豪气干云。她赞成花之魔术师的观点,爱皆大欢喜的结局,爱人理,爱一闪而过的正义,爱不后悔的成全。橘色头发的女孩一口喝干了红茶,摔杯为号:今日可巧弓阶up了,来人,请达芬奇亲,玛修拿我存下的零花石来!




对此,贝迪威尔是懵逼的。


圆桌上若有一位骑士不自知其美,那么大概是贝迪威尔。




【END】




最后抽出了英灵卫宫。




颜色倒是部分抽对啦。贝迪威尔安慰御主。





【True End

【贝崔】小段子

大概是老崔给贝蒂的情诗吧23333






我亲爱的朋友



请告诉我你今日遇到几场雨



请带给我粘在你鬓发间的那片枯叶



请听我唱一个未完的调子



请给我你三百天中的一个早晨



请收留我三万天中的一个夜晚



我亲爱的朋友,我只要这些


请允许我轻飘飘的爱你




......大概是写在餐巾纸上的,用点单的铅笔,写完就丢。被咖啡店侍者捡到,钉在店里的失物招领栏上,在那里呆了很久。单薄又潦草,简陋得有点轻浮。


被其他圆桌看到了,问是不是崔的手笔。

崔 不是不是。

贝 我觉得是首很可爱的小诗。

崔 ......

崔 是啊,有点可爱。



这是深秋。他看着落在他银色头发上的一小茎黄叶。但是世界太大,眼睛太多。他叹了口气,把脸埋进自己的围巾里,最终没有伸手去摘。


END



【写给可能这辈子都遇不到的可爱的吃贝崔的贝蒂。为什么我跟我的列表统统是崔斯坦啊QAQ!!】

考虑把贝崔的东西攒个小薄本。插旗。

很有可能窗。赶紧拔旗。

不过字数不太够,所以各位有什么想看的梗吗?请发给我。插旗。

但是也不一定写得出来。赶紧再拔旗。

【贝崔】蔷薇铠

听人科普说骑士铠里面为了缓冲都要垫棉衫所以夏天行军仿佛铁锅炖汉子——而产生的脑洞。

没啥剧情,概括起来就一句话:老崔撩贝。








在生产力不发达的时代,一套制造精良的骑士铠甲抵得上几户平民的家产,委实造价不菲,至于圆桌这种带附魔的甲就更贵重。

贵重物品让人下意识地觉得很美好、很素晴,而去忽略它们的一些固有缺陷:铠甲不透气,且非常热,传说与魔力的加持并不能解决这个。


这么想想,贝狄威尔真实不懂为什么出身热砂的英雄王会挑选那么一身重铠,感觉在太阳下站一会儿就与烤箱了无区别。


“可能内置空调系统吧。”御主如是推断,“讲真,20世纪初的北美曾经推出过类似的装备,以确保即使在沙漠地区,衣服内部的温度也能恒定在27摄氏度左右——你可以考虑问问爱迪生或者达芬奇。”


“那还真是方便啊。”贝狄威尔心驰神往。他也很想要。




可惜还没达成,而这个特异点又很热。此刻战斗已经结束,御主幸而平安,一切顺利,转移点也不远了,只是疲惫加上酷热,一路有些难捱。


骄阳似火,贝狄威尔觉得自己正在铠甲里缓缓地被闷熟,衬衫早就湿了个透,头发也粘在脖子里:老实说,自己的味道也很不妙。万幸这里没什么苍蝇。


借口不能让玛修因为坐姿被孤立,同行的崔斯坦摇摇晃晃地侧坐在鞍上。这让他几乎是面对着贝狄威尔,有堂皇的借口一直看着他。


起初,贝狄威尔还象征性地问了“为什么一直看着我”这样没套路到有些不上道的问题,意料之中收获了此地除去玛修小姐,也没什么比贝狄威尔卿更悦目的东西可看呀——这样圆桌流的回答。

火候刚好,半撩半玩笑,被恭维的少女还能稍稍脸红,贝狄威尔则除了微笑没别的选择。而御主乃普世间一切意外的化身,不按套路走,女孩发出意味复杂的响亮啧啧声,高声说着“你们这些乌烟瘴气的大人,不可让玛修离你们太近了!”然后拽着玛修把马往前紧跑了几个马身:此时,孤寂龟裂的大地因久违的年少轻狂而腾跃起尘土,仿佛是电子游戏养出的后现代骑士精神萌芽。

两位经典款骑士相视一笑,空气依然炎热,但幸而不再那样板结疲乏——这是崔斯坦很擅长的事。

贝狄威尔一直敬佩他好友的这份独特的英勇,针对沉郁生活的特攻。他心底里暗暗把崔斯坦比作墓地的红蔷薇,从伴着他出生的悲愁哀怜中抽芽盛开,点染这世界的一角灰白。贝狄威尔为人谨细委婉,这比喻他私以为太像崔斯坦信手拈来的那类情话,所以他讲不出来。

不过每逢想起,他就看一眼崔斯坦的红发。


眼下这头发跟他自己的一样凌乱,被汗水尘土和血板结,粘在骑士的额头上,肮脏得诚实——却愈发让贝狄威尔感到心脏轻微的踊跃。铠甲炙出的痛苦一视同仁地烧在他们的皮肤上,如同王剑顺次地拍在他们的两肩。他们这样一同走,过去,将来,曾为生人时如此,如今皆为虚名投影也一样。人们看他们也一如看着王,用威名做底片,荣光是显影液。但他们辨认同路的骑士却未必靠花冠、剑技甚至名讳,而是靠铠甲和和伤疤,靠见过晨曦也见过血月的眼睛。



啊,不过忍耐的过程中,还是想想凉快的事吧。贝狄威尔闭眼,想念迦勒底的空调,更想念迦勒底窗外的雪,看一眼都觉得凉快。

“是啊,骑士的这个侧面恐怕是难以被歌谣传唱的。”
并辔走在一旁的崔斯坦忽然说。

“……什么?”贝狄威尔一时恍神。

“你不也在想这个吗?铠甲好热,流汗真是难受,留长发果然是有代价的——这些可都是战士的日常,却没办法放进歌谣里。”红发的弓兵有几分渴望地叹了口气,“我啊……在想热水澡,想把头发融化开,而且考虑到衬衫目前的状况,直接穿着躺进热水里说不定更方便些——等回到迦勒底,要一起吗,贝蒂?”


昵称来得猝不及防,柔软如红胸雀突然落在人的肩头,让贝狄威尔猛地屏住呼吸。

他转头看向崔斯坦,动作有点小心翼翼。

“……你说什么?”

“你已经听到了。”崔斯坦语气悠然,姿态坦诚,“这是个很巧妙自然的邀请,这样我才能尽早吻到你,又不至于让我们两个都不舒服。这就是我在想的事情。”

“哎。” 贝狄威尔下意识地避开崔斯坦的视线,“我只是……在想迦勒底的雪。”

“很合适你。但别无视我说的话啊,贝蒂。”

“不是时候啊,崔斯坦。”贝狄威尔忍俊不禁。

“有何不可?胜利与光荣人人知道怎么赞扬,但唯有能在贪欲中看到正直的为王,能在磨难中坚持忠勇的为骑士,勇气生于拒绝接受恐惧的摆布,铠甲再热也不能阻止我想吻你——有何不可,贝狄威尔卿?浪漫乃骑士本色。”

措辞乍似胡搅蛮缠,仍有崭崭英姿,滔滔雄辩。

可浪漫乃骑士文学的本色,这不一样。贝狄威尔下意识地想要纠正。但是随即他又想到,如今他们都是英灵:倘若没有诗人琴弦上传唱出的赫赫英名,他们根本不会存在于此世——或许崔斯坦说得对。


于是他探过身去,吻上崔斯坦的发梢,他嗅到他身上铁和土的气味。红发的弓兵露出微笑,看着他,金色的眼瞳耀着艳阳。

……偶尔有些浪漫是很不错。贝狄威尔如是补充。




远处传来少女模糊的催促声,他们落后太多了。



只是偶尔!贝狄威尔强调了一句,他们策马向前。烈日滚烫,骑士们扛着他们的铠甲和伤痕奔赴御主身边、奔赴下一场厮杀、奔赴有或者无人歌唱的命运,红发翩舞,银臂灿然。



【END】

平安重返迦勒底后,发现迦勒底因为系统故障浴室暂停开放。得知此事的崔斯坦当场哭了出来。

我活得好悲伤.jpg

【夏天停热水,人间最缺德】


请大家给尼禄一点挽尊票。她好歹也是当过皇帝的人,跟萌王樱用的也是一个声优,秃子们拿过她的花嫁李庄的吧,很多其他英灵有花嫁同人出典也是尼禄啊,赢已经不会赢了但是希望皇帝不要输太惨啊谢谢大家🙏